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实践教育分会平台
课题研讨

课题研究第四期网络研讨综述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6-18 浏览次数:859



时间2017年6月21日20:00—21:30
 
地点:实践基地课题研究群(群号:549262797)
 
主题:如何制定课题研究的行动计划?
 
特邀专家:沈旎
 
主要参与人员:江苏兴化板桥周晓华、重庆万州基地邓登洪、无锡基地万峰、广东顺德一中刘翔武、拉萨基地 No.2  李老师、井研素质基地毛正英、黑龙江大兴安岭实践基地李春雷、顺德北滘承德小学周燕涛、盐城基地陈军、江苏灌云中学生基地李华虎
一、 专家看课题(沈旎)
        首先,需要理清行动计划是什么?基地的课题研究从根本上说,就是行动研究。行动研究是从实际工作需要中寻找课题,在实际工作过程中进行研究,由实际工作者与研究者共同参与,使研究成果为实际工作者理解、掌握和应用,从而达到解决实际问题,改变社会行为目的的研究。是通过实践使我们自己和别人的想法与做法得以检验和理论化的过程。
行动计划是将课题研究由文案转向务实行动的重要纲领性文本,如果大家认同李克端主任教学即研究的观点,那么行动计划就是回答教学怎么成为研究过程。这份计划是带领参与研究的基地老师开展日常教学,做有目的有方向的研究的过程,将课题研究对接实际工作的具体问题,在实际工作过程中进行行动研究,在基地日常的工作中尝试落实,并收集策略所带来的教与学变化的现象,将研究与日常的基地工作相结合,注意收集课题实验的过程信息及资料,并对行动的现象进行合作探讨,阶段性反思,整理研究记实性的素材,解释现象,总结解决问题的方法,从而形成有价值和实用性的课题成果。
      (一)行动计划应具备的特征
        1.科学性——找靠山,行出有因
        从经验到实证,需要为解决问题的行动找到理论的支撑,这样,预设的行动才能靠谱,不是盲动,但又不是简单宏观理论的同声再说,而是基于实践,以宏观理论为根基,形成的一套能解决具体问题的中观分析框架和操作策略。比如,如果研究课题是“基地自主选修课程的必要性及可行性研究”,在设计行动策略时,需要明白多元智能理论、学生中心课程理论、自主学习的理论,能够说明行动是有根基的。
        2.情境性——让一地鸡毛升值
        行动计划是与基地的日常工作实时对接的,平时基地日常工作一天天循环,接待学生、开营、分配项目课室、闭营,现在课题研究让日常工作本身成为研究的过程,就像一地鸡毛一样循环往复,如果把研究行动放在日常工作中,日常工作带着研究的心态,带着假设性策略去做,不就升值了吗?当然,各个基地的性质不同,日常工作是有差异的,那么,我们需要考虑,“我”的课题针对的是日常工作的什么问题?研究行动怎么与日常工作对接?
        课题行动不仅是开会、培训,课题研究行动是在日常教学中展开,在日常教学中有意识地收集资料,反思现象,寻求对策。所以大家在制定行动计划时,千万不要另行一套,最好能和基地本学期、下学期、本学年的工作整合在一起。
        3.合作性——不能一个人扛
        课题组老师要形成合作,有这样几个要点:一是有共同的目标,也就是说,对课题研究、基地发展或是教学效果的价值有共同的认同;二是有共同的行动纲领——行动计划,不能只有课题负责人知道要做什么,积累什么资料,每个阶段做什么,怎么反思行动,这是每个课题老师都要清楚的;三是要有可共享的成果,当然课题证上的署名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研究结果能够解决实际问题,改善基地教育教学的现状,也就是说,研究出来的招管用。
        4.阶段性——步步为营
        大方案,长计划,短安排。比如,现在临近期末了,下学期怎么做,这个问题需要考虑,不要下学期过了一半,才告诉大家这学期课题研究做什么。要着眼未来,规划当下。
        5.操作性——忌只打雷,不下雨
        制定的行动计划需要让课题组成员知道该怎么做,知道下一步做什么。在制定行动计划时,我们可能需要回答这样几个问题:1.课题针对的实际问题是什么?不求全,从关键的入手;2.这个问题在基地工作的哪些环节存在?想法与日常工作对接;3.为什么会这样,想尝试什么方法来应对?寻找理论基础,形成操作假设性策略;4.谁来做,什么时候做?具体落实到人和步骤;5.如果做是研究问题的做,那么,做的时候需要收集哪些证据说明做法的可行性?不是经验研究,而是实证研究;6.老师运用这个做法出现了哪些现象,怎么解释这些现象?形成研究初步结论。
      (二)以评价研究为例说明行动和研究的过程
        基地的课题研究不仅仅是讲道理,而是要有实例,也就是真做,如果二张皮,只会二败俱伤,所以要有实证研究。比如,我一直关注基地评价的问题,发现当前基地评价的几种典型的现象:没有评价、评价没依据、评价没有用、评价就是填表。
        1.没有评价:为什么要评价,学生只是来玩玩,玩得高兴就行,但如果为提升学生能力,基地的玩是玩中学,课程有一个核心要素就是评价,用评价来说明基地的“玩”要把学生带到哪里去,真的带到那里去了吗?那能没有评价吗?没有评价,能说清楚投在基地的那三千万在提升能力方面起了什么作用吗?
        2.评价没依据:现在有些基地的评价几乎每个人都能拿到一张奖状回去,这些奖有依据吗?有些老师说,学生每个人拿一个奖,高兴啊!是啊,只来一次可以,如果每次来,每人一个奖,有意义吗?于是,就产生了第三个问题,评价没有用。
        3.评价没有用:要是拿了这个奖证,就能参加自主招生,那奖证才有含金量,当然,现在的情况是被教育部分强力推行的综合素质评价行同儿戏,找不到可证明能力和素质的实证性依据作为综合素质评价的支撑。
        另一方面,如果基地课程能体现能力素质的培养,我们是否能为综合素质评价提供实证性的依据,也为基地证明自己的效度提供证明。于是再问,什么样的评价方式能说明学生到基地能力有了提升,提升到什么程度?如果教育行政不认为基地评价体系具有说明学生能力素质水平的功能,当然不可采信低效度的评价。那么再问,基地什么样的评价能说明学生能力成长?如果真能说明,综合素质评价以基地评价为依据,何乐而不为?
        怎么把评价放在过程中,有实证性地表现来说明?推荐大家学习一下表现性评价,这是一种将评价与教学一致性的评价方式。表现性评价是一种课程、评价、教学一体化的评价,主要用来检测客观纸笔测验检测不了的学习结果,表现性评价不仅评价学生“知道什么”,更重要的是评价学生“能做什么”,不仅评价学生行为表现的结果,更重要的是评价学生行为表现的过程。表现性评价不仅是对某个学习领域、某方面能力的评价,更重要的是对学生综合运用已有知识进行实践与表现能力的评价。




 表现性评价不仅能统整标准和教学,从而服务于教学,更重要的是它能促进和改善学生的学习,为学生阐明了期望他们达到的学习结果,为学生提供促进学习的反馈信息,培养学生自我监控并对学习负责任的能力。

        举个例子,最近去杭州和一位老师磨课,他的学习任务是用某种器材做一个轨道,让小球从一个高度滑下来,算是一个项目学习,当时他制定的项目评价表现包括:合作、创意等等,与这个表有些类似。比如这个轨道的制作,有几点可被观察的表现,一是表现为小球在轨道上运行的时间长度;二是轨道的创意和复杂程度表现为它能实现几次力的传导,当然,时间长度和几次力的传导背后是合作能力和创新能力。所以,能力需要通过外显化的表现做为证据。




 只有能力外显化的表现才是能评价的,也就是说,如果要解决基地评价的问题,可能从课程设计端来说,教师在做项目设计的时候,就应该考虑项目评价的设计。当然作为基地整体,如果集合众多的项目评价,形成一个孩子们来基地的整体评价设计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比如,是学分制,还是星级,是否考虑基地学生学习档案的序列评价,只有一定的星级和积分的学生有资格选修等等,规范与生动并存。如果基地积存了大量的学生素质学习的档案,以后是否可以作为申请留学的实证材料调用?是不是能够依据这些证据帮助学生做能力发展倾向分析和生涯规划?

 
二、基地论课题
江苏兴化板桥周晓华:课题研究计划是对课题研究的总体规划,是指如何进行课题研究的具体设想,是进行研究工作的思路和框架。研究方案要解决这样四个问题:一是研究什么;二是为什么研究;三是怎样研究;四是预期成果是什么?行动计划要从实际出发,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学生、条件、水平等等。
        明确解决问题的主要方式和途径,在制定课题研究计划时,要明确采用什么方法以达到研究的目的,预期研究成果是什么?在制定研究计划时,研究者要明确研究成果的预期成效、成果的表现形式等。研究方案是对课题研究的总体规划,它比计划更具体,是指如何进行课题研究的具体设想,是进行研究工作的思路和框架。教学中研究,研究中教学,二者合一。
 
重庆万州基地邓登洪:系列课程研究,是连续剧。课题研究与基地平时教学是合一的,不是两张皮。课题来源于平时教学,教学实践中带着问题研究,因此课题研究方向要对才行,指向性明确,真研究就会有真计划,真计划才能指导行动。
 
无锡基地万峰:合理评价的研究变量:目标系统、主体和对象系统、途径和方法系统、结果展示系统。现在江苏综合素质评价招生,社会实践的评价要求参与一定学时的社会实践获得相应学分,综合评价简章中明确规定了高中三年江苏综合素质评价招生:参加不少于10个工作日的社区服务和1周社会实践,并完成15学分的研究性学习任务。
        实践活动课程项目所涉及的知识与技能,采用“一项一评”的快速评价方法。能力目标透过学生的行为表现可观察、可测量和评价,即引入并遵循表现性评价的理念与操作举措,对该内容进行评价。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是社会实践活动课程的高级目标,需要通过众多课程的长期学习来积累和完善。显然,综合运用评价策略包括“延时性评价策略”,采用“模糊评价”的方法来促进“养成”比较合适。通过评价展示牌,建立起以目标激励、任务激励、评价激励为核心的“活动激励方式”;通过学习任务单明确活动要求,实施任务驱动,进行自我评价,总结反思;借助评价标准,通过小组自评、互评等形式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
 
拉萨基地No.2李老师(问):我校的课题是《新教师入职培养路径研究》,请问专家我们的新教师如何界定呢?
 
沈旎老师(答):基地老师的来源不一,有的来自军队,有的是某种职业能手,有些是学校老师转型,所以,要界定新入职,可能课题名称本身要加上一个定语——基地新教师入职培养路径的研究,或更小些,拉萨基地新教师入职培养路径研究。不管来源如何,追寻的是能够胜任基地教育教学的教师的培养路径,可能首先要追问的是为什么这些老师是“新”老师?具有什么样的能力的老师能承担基地的教职?然后再追问,什么样的培养路径能够帮助这些老师胜任基地教职?
 
黑龙江大兴安岭实践基地李春雷(问):行动计划是一成不变的吗?
 
沈旎老师(答):什么是规划能力,大家平时出游时制定的计划是一成不变的吗?当然,变得面目全非,只能说明规划能力太差劲了。围绕总目标,能及时适当地调整,也是规划能力的表现之一。
 
三、问题聚焦
(一)课题申请书是框架,研究计划是蓝图
华中师范大学基础课程研究中心李克端:课题研究计划不同于课题申请书,应该是一份具体的实施计划书,课题申请书只是提出一个大致设想,如同要盖一个大楼,计划盖写字楼还是公寓,多大面积,投资多少,几年完成,是一个大概的框架。而课题研究计划则是一张施工蓝图,包括具体的工期、用料、施工要求等等,是一个可以操作的具体图纸,看着它就可以把楼盖起来了。所以行动计划中应该非常明确的提出假设、预设结果、研究实验的方法、研究的基本思路、具体实施的措施、每个过程划分与取得的成果、组织形式、需要获得的资源等等,越具体越好。行动计划会根据研究进程生成的新的内容进行适度调整,但是确如沈老师所言,如果都变了,只能说计划做的有问题。所以做好研究计划或者说实施方案非常重要,不能走到哪儿说到哪儿,更不能连计划都不做。
 
(二)评价重在实证材料的积累,课题研究的意义在于做
华中师范大学基础课程研究中心李克端:只要我们的基地认真去做评价,实证材料为主,做好统计分析,主动给学校和教育局进行学校学生的整体反馈,甚至给家长反馈,长此以往基地对学生能力发展的评价就会成为一个事实上的真实性评价而逐渐为体制所接受。重要的是去做,去尝试,这就是课题研究的意义。正是因为难,更要去研究。每个基地也或多或少有一些评价方面的积累与经验,可以分享出来。我们也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建立能力目标发展模型。
 
四、写在最后的话
        随着课题研究进入到实质研究阶段,各基地子课题陆续开题,在课题研究过程中对制定课题研究的行动计划面临着或多或少的困惑,行动计划与开题报告有什么不同?行动计划是一成不变的吗?如何制定出适合自身实际的课题研究的行动计划?我们正是从基地实际的课题研究中发现问题,从问题到课题,再回到具体问题的行动纲领,只有这样,才能将课题的意义和价值发挥到最大,让课题研究切实推动基地建设发展,在基地的日常工作中发挥效用。
        沈老师的讲评为我们制定研究计划指明了方向,科学性、情境性、合作性、阶段性、操作性缺一不可,在评价研究的问题上推荐了表现性评价,为基地现阶段没有评价、评价没依据、评价没有用的现状给出了新的参考。基地如何证明自己的效度?如何用实证性的表现来说明评价过程?如何让评价更具含金量?这些问题背后都是对基地现行评价方式的反思,评价是难点,但也正因如此,才需要我们做得更多,同样地,我们的收获也会更多,不难想见,一旦基地的整体评价设计成为高效度的评价,被教育行政采信将是必然的。
        毋庸置疑,课题研究和专家引领对促进基地自身的发展有着重要意义,每一次研讨都是基于基地课题研究现实问题的针对性探讨,每一次研讨都是所有基地人思想碰撞、经验分享的平台,每一次研讨的成果都将落地到基地的课题研究过程中发挥实效。当然,各个基地的性质不同,这就需要我们学习思路和方法,寻找与自身基地的对接点。课题研讨每一个问题的理清,都将服务于课题研究;课题研究每一步的推进,都将作用于基地发展。
 
 
 

                                                                                                                                                                                                                           “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课程建设与评价的研究”课题组
                                                                                                                                                                                                                          2017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