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实践教育分会平台
课题研讨

课题研究第一期网络研讨综述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03-18 浏览次数:1045


时间2017年3月16日20:00—21:30
 
地点:实践基地课题研究群(群号:549262797)
 
主题:如何将问题转化为课题?如何表述课题?
 
特邀专家:沈旎,冯京广,张洪鸣,王先佳,李克端,潘卫成
 
主要参与人员:石家庄基地胡瑞珍,拉萨基地刘艳宁,王欣,江苏兴化板桥周晓华,兰州基地赵贵延、陈以辉、李兰芳,井研素质基地毛正英,重庆巴南-鲜王艳,重庆万州基地邓登洪、黄文翔,盐城基地陈军,广东广州基地刘少芬,顺德北滘承德小学周燕涛,小强,常州基地符俊,辽宁昌图王大力,老虎,法库素质教育基地张明,无锡基地万峰,沈阳浑南实践中心邢朝红,宜昌马雁,无锡基地王骄,第五季,常州市金坛实践基地韩波,襄垣,常州市金坛实践基地韩波,长江基地陈林,长春市实践教育丛凤霞,广州劳动技校吴奕璇,天津市武清区基地付振龙
一、专家看课题(沈旎)
(一)开展此次网络研讨的背景和意义
       近年来,实践基地步入了快速发展阶段,建设重点逐渐由硬件建设转向软实力的打造,通过课题研究的科学方式带动基地的理性长远的发展正当时。重庆万州会议启动了“中小学综合实践基地课程建设与评价的研究”课题,发布了课题指南和课题实施方案,江苏海门会议进一步明确了课题的意义和研究方向,期待此次课题研究不仅能有效助力基地课程与评价建设,也能在此过程中,摸索专家团队与基地的合作方式,形成实践基地间合作研究的团队模型,并建构基地间基于课题的研讨机制,提升基地教学科研的能力。为此围绕课题研究中遇到的实际操作性问题,推出线上线下相结合跟进课题研究全程的研训活动。第一期研讨话题为“如何将问题转化为课题?如何表述课题?”
       正如下午赵贵延老师所说:选题如何做到三兼顾,一是兼顾学校及教师的实际,二是兼顾当前综合实践课程发展的新动向,三是兼顾学生学习方式的变化和改进?感觉学校做课题,一定要有高度,有时就会出现选题时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明确,含糊不清的问题,从而导致课题名称外延太大,如何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课题研究如何摆脱当前为研究而研究,研究成果难以转化为教学实践操作方法,成为教师的无效负担的困境?在课题的酝酿阶段,需要考虑课题与基地当前实施中遇到问题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对纷繁复杂的实操问题进行理性分析,找到课题研究的线索,问题的厘定、整理、分析一方面能为课题研究找到思路,问题是否通过课题研究得到有效解决也是课题研究价值的重要体现,因此在课题酝酿阶段,理清问题,转化为课题,明确清晰地表述课题是课题研究酝酿阶段的主要工作,也是后期研究展开的基础。
 
(二)如何将问题转化为课题?
       当前提交的课题初步的感觉是因求全而雷同、因高位而失真、因空泛而失效。问题可能在我们选定课题的程序上,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科学发现中的第一重要内容是发现和提出问题。从课题实施的角度来说,切口小方能开掘深,宁打井忌挖坑;另外,课题的整体推动可能需要从开始就想到结果。教育研究问题的确定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由一系列环节有机构成,其中,以下四个环节必不可少。
1.      选定研究方向
       研究方向是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的基础,教育科学研究选题最难的恐怕是不清楚该研究什么。之所以不能正确选择研究课题,首先就在于缺乏明确的研究方向。我们一开始往往对多个研究方向感兴趣,难以聚焦于某个方向。如何选定研究方向呢?首先是在已有知识积累和实践反思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专长和兴趣,圈定一个研究领域,并对该研究领域的研究现状长期持续跟踪。根据对几个基地的实地考察,我们不难发现,各个基地在日常研究中,都表现出了不同的研究侧重点,如兰州基地特色文化体验课程、吴中基地以课程为纽带的基地、学校合作策略、无锡基地将社会开放性资源纳入课程开发体系、育新基地基于课程的实践环境再造、温州基地一馆多用提高场馆资源使用效率以及师资培养,舟山基地指向基地教师教学反思力提升的研训等。
       根据各基地现在做的事情,现在遇到的困难来确定方向的确定课题方面,这是选题第一步。即使是课程研发,也需要找小的切口,比如康巴什少年宫主题链式课程开发与教师协作教学策略的研究”;比如评价也可以更小切口,“实践课程学生表现性评价体系建构”;第一步选定研究方向,其实是为自己划了个圈。
 
2.      检索相关文献
       出题:中午有人提出了一个课题:基于核心素养的基地课程体系开发;如何小:用自己基地的实际问题,让它变小?
       其实文献不只是文本的问题;如果查找文献就可能了解到对诸如核心素养的研究进度;比如贾炜写过一篇类似于核心的核心,指出核心素养的核心是学生的学习力;而且核心素养不仅是这门课程的指向,可能是所有的课程的教学和教育共同编织的愿景;所以,基于核心素养虽时尚,但大家不妨思考,它与当前基地课程遇到问题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基地课程的什么问题基于核心素养可能被解决?文献检索既包括对他人相关研究信息的检索,也是对本基地前期课程开发工作的清理,以帮助我们进一步明确研究的方向,细化研究的问题。
 
3.      分解问题
       再来一起做功课: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体系建构;也就是说,透过这个课题,您期待解决当前基地课程的什么问题?
       问题分解策略。首先,从横向角度来说,问题分解就是把一个问题从不同的角度分解为相互联系的若干小问题,从而使得研究的问题进一步明确化。也就是说,将所要研究的问题展开成一定层次结构的问题网络,从而在问题具体化的基础上选择确定问题。其次,从纵向角度看,问题分解就是从一个较大的初始问题出发,逐渐缩小研究范围,最后聚焦为一个具体的问题,从而使得研究的问题进一步明确化,比如石家庄基地萱草课程文化的研究与实践。
       基地当前存在课程碎片化,迭代性弱的问题。某种意义而言,“课程体系建构”是一个非常大的体系,包含目标体系、内容体系、评价体系、实施体系、资源体系以及环境体系。在选题过程中,判断一个问题的真伪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1)是否客观真实的存在。真问题是客观真实的存在,不是虚无的、主观臆想出来的。真问题是符合事实的问题,能够揭示事物真相的问题;假问题则可能是主观臆想出来的,缺乏存在的根据。
2)是否揭示事物之间的真实矛盾、因果关系。判断一个问题是真问题还是假问题,不在于这个问题是否有人研究过,或者是否从某个角度研究过,关键要看它是否揭示事物之间的真实矛盾、因果关系。真问题揭示事物之间的真实矛盾、因果关系,假问题则不能。真问题涉及多个变量,而不是一个变量;假问题则不是。
3)是否具有可探讨的答案。可探讨的答案是指根据问题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而不是一个不能被肯定、也不能被否定的结果。真问题一般具有一个可探讨的答案,但目前尚没有得出这个答案,需要探讨;假问题没有可探讨的答案,也无法探讨。
4)是否具有可解决性。可解决性是通过一定的努力,这个问题会得到解决,可以获得问题的答案。具有可探讨的答案,指向问题研究的结果;可解决性,指向问题研究的过程。真问题必须具有利用相关手段和资料解决的可能性,假问题则没有解决的可能性。可解决性,不是说它一定解决,不解决就没有价值。很多重大的问题是猜想,自己解决不了,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解决,这个猜想本身对于科学进步有重大意义,有时比解决一个问题更有意义。
5)是否存在提法上的问题。问题的提法不当也会导致假问题的产生。
也就是说,做课题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基地的实际问题。所以,在课题出来后,问自己,这项研究能帮助我解决列举出的哪些问题。找到了基地要解决的问题,自然会“小”起来,所以有必要对问题进行解。
 
4. 准确表述课题
        一项研究必须有一个名称来表述所要研究的问题。一个好的课题名称,要符合准确、规范、简洁、完整的要求。
       准确。课题题目不宜用肯定的语句表述,课题表述不是论文题目的表述。课题是提出问题,研究问题,函待解决问题的未知表述。而论文是研究成果的己知表述形式,因为己经取得了研究结论,所以论文题目可以用肯定的语句表述。
       规范。科研课题可以用陈述句或疑问句表述所用的词语含义明确、句型规范完整,似是而非的词语不能用,口号式、结论式的语句不能用。课题应有确定的涵义和具体的问题。
       简洁。课题名称不能太长,可用可不用的字尽量不要,简洁明了,一般不要超过20个字。题意明确,能准确地把研究的对象、研究内容概括出来。
       完整。研究题目的表述要完整,课题的表述一般包括三个要素,即研究的问题,研究的对象,研究的方法。
       要使课题成为一个有确定涵义的具体问题,就要对课题名称中核心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加以限定。否则,研究过程中就会出现目标的变更或研究方向的偏移、研究范围的扩大或缩小,甚至概念的混淆。为了准确的表达课题名称,使用一些术语或特定概念是必要的。有的课题名称中用一些特定的概念和术语对研究内容进行限定。宜昌马老师关于基地学生流动性如何管理以及课程连续性的问题,还有基地课程如何与学校社团的对接,都是很好的切入点。
 
二、基地论课题
重庆万州基地邓登洪:核心素养在基地活动课程如何入手?如何生根?目标如何确定?如何评价?研究自家基地的课程体系,想研究学生进入基地时预设给学生带去什么,离开基地时效果如何?
 
常州市金坛实践基地韩波:核心素养是课程的指挥棒,但是与课程之间的衔接好坏怎么去衡量,还是要回归到评价的标准、方式方法、策略。
 
盐城基地陈军:基地在课程建设与实施方面存在的问题真的很多,通过研究可以聚焦问题,做些深层次的研究,可以有针对性地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江苏兴化板桥周晓华:课题因问题而精彩,课题是一系列的问题的生成而形成的。首先要将问题归类,浓缩生成课题;课题指明方向,引导人们沿着这个目标永不放弃。问题生成课题,反过来课题是为解决问题而设计的;预测到结果,研究方向要切合实际,从当地的情况出发,从研究的价值出发,从研究的能力出发,即确定方向,沿着方向深挖,总结、归类、归纳,最终形成有价值的经验。好操作,切合实际。这个实际包括:学生的实际、当地的实际、有没有实际价值,即以切合自身基地实践急需要解决的小问题为切口,进而明确目标,不能什么我都要研究,结果什么都没有。课题研究是干什么的?一句话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基。
 
无锡基地王骄:不是描述不清,而是问题较多,想通过课题研究一次性解决问题,导致课题研究的外延过大,过大往往失焦。课题研究题目不宜过大,不要动不动就是体系的建构是么的。如果课题研究能解决一个个小问题 我觉得就可以了,即沈老师说的小切口;既然是课题研究,小问题也要有前瞻性。
 
广东广州基地刘少芬:细化问题,在实践中思考与研究。我认为在自身基地实践中要善于发现、归类,再思考,深挖,进而提炼问题、思考用什么方法与途径解决问题,预设有什么结果或成果。
 
沈阳浑南实践中心邢朝红:问题具有普遍性,分散性,课题具有集中性和指向性。
 
宜昌马雁:用问题来引导课题的研究很有意思,可以有的放矢。解决问题的方法形成理论,有指导性,操作性强,才能达到课题研究的目的。先假设结果,再探索结果。每个基地所处人文、自然环境、社会资源都不同,特色突出的同时,从小课题入手。基地学生流动性大,时间段,想生成什么是有难度的,所以给予基地特色的课题才有研究价值,否则与一般学校差别就不大了。
 
 
无锡基地查立舫:每个基地都有自己的特殊性;刚开始还是以解决具体问题为好;其实从基地发展的角度看也需要顶层设计的研究,做大课题同样重要,看自己的研究能力而定。核心素养是由几部分组成,综合实践课程的实施可以促进核心素养的养成。我们可以选择其一,与课程资源开发相对接、与评价对接。打破原来课程应试学习,综合实践课程让学生能够动手操作,能够亲身体验产生感悟,激发兴趣。团队的合作又培养学生的协作、交流能力,这些都可以很好的促进学生核心素养的生成。核心素养是素质教育具体目标由点到面的具体描述,如果把课程比做帮助学生腾飞的助跑跑道,那么建什么样的跑道,土的,煤渣的,水泥的,塑胶的。建多大规模的,多少学生上去跑?用什么样的方式跑?等等
 
兰州基地赵贵延“方向意识”决定了课题研究方向和选题。选择有价值、有可行性、有发展空间的选题并付诸实践是每个实践基地发展的生命线。如何来树立方向意识?它离不开我们对课题的长期关注和深度理解。我们可以利用借助课题资源库和课题选题指导目录更好地把握课题研究趋势,对课题价值和发展空间有基本判断,保证课题的可行性。课题是什么?简而言之,课题即问题。问题的提出是一个发散的过程,它包罗万象,关键在于对提出的问题进行分析归类,抓住问题的本质,判断问题的价值,从中提取出有研究价值的问题。
       对于一线教师来说,选择课题应从实际出发,充分考虑自己的力量与研究课题的大小难易是否相称。总的来说,中小学教师选题宜小不宜大、宜易不宜难。课题大了,涉及的范围广、因素多、周期长;难度大了,由于涉及的变量复杂,对研究者的主客观要求高,如果研究者力所不能及,会半途而废。小的课题,涉及范围小、变量少,对研究者的主客观条件要求相对低一些,容易出成果。而且由于课题目标集中,能较深入地解决一两个理论和实践问题,其价值也可能是很大的。尤其是初步涉足教育研究领域的人,更应该选择那些范围较窄、内容比较具体、难度较低的课题,特别是紧密结合自己的教育教学实际,有可利用的条件、成果,能直接应用于自己实践的课题。以后,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科研能力的不断提高,视野的不断扩展,可以选择一些难度较大或综合性较强的课题。
 
无锡基地万峰:课题选题的方向要能解决基地急需解决的问题,选题的切口要小,找到小切口后深挖;实践基地评价体系的构建,就是现有基地实践课程的评价因课程的实施大多以参观、教师讲解示范、学生模仿操作为主故相应的评价都以结果评价为主,不注重过程评价,评价标准大多为模糊的、甚至不具备可操作性。
 
三、百家齐放
(一)从力所能及处入手,走行动研究之路
张洪鸣:问题即课题,小问题是微课题,大问题可以是大课题。我们面对问题如何解决?即科学研究。如何研究,一般凭借自己已有的经验和拥有的理论基础作岀解决问题的假设。然后,针对预测采集证据(措施),从而来证明自己的预测,说服别人相信。这样的过程就是教育科学研究的基本套路;在证据(实践一手资料丰富的情况下),或许你会对先前的问题有更深的认识。有的可能已不是问题了,有的或许是预测偏差了,再认识,再实践的过程同样是课题研究。基地不是包揽落实综合实践课程,而只是其中一部分。因此,研究切口不妨小一点。控制变量,验其效果,这就是科学研究。多一点行动研究,只有你做了,实践了,你才能左右逢源了。再回过头去分析为什么?或许你会顿悟。尤其我们都是一线教师,课题选择自己力所能及的做起,解决它,就是成功,事半功倍就是巨大成功。
 
(二)追根溯源,化原始问题为清晰课题
冯京广:基地建设发展中存在的现象——对现象进行描述——原始问题——具体化——课题;解决一个问题,首先不是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是要先把问题搞清楚,大家从基地建设发展存在的现象提出的问题,都是原始问题。要先列出原始问题,对原始问题进行描述,再对原始问题进行分解细化,进而产生课题。原始问题描述不清,就难以进一步细化为课题。就好比学生拿到试题时,先要审题,通俗讲,就是“把问题搞清楚”。原始问题的往往是模糊的、宽泛的一般性问题。而课题则是清晰的、具体的特定问题。选择课题就是把模糊的、宽泛的一般性问题转化为清晰的、具体的特定问题。
         描述原始问题的关键是搞清楚问题的变量,分析变量——提炼变量。提炼出变量,建立变量关系,课题就有了。所谓切口小,就是只研究一个或几个变量。一个现实问题的变量有很多,我们首先搞清楚这些变量,再聚焦一个或几个变量,研究变量之间的关系,切口就变小了,方向就明确了。比如,我们第五分课题《实践基地推进教学环境变革策略的研究》,影响教学环境的变量就有很多:资金、社会资源、自然资源、当地经济水平、社会发展水平、教育环境等等,我们可以从中选择变量比如社会资源,研究如何利用社会资源建设开放性实践场地(场馆)。这样,问题就细化了,切口就小了。比如“基地自身发展”就是个原始问题,影响因素有很多,我们有必要通过分析一一找出来,然后从这些因素中选择自己认为最关键的因素,建立变量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就有了课题“——对基地自身发展的影响”。
 
(三)找准核心诉求,分层推进
潘卫成:基地当前面临的问题很多,从生存现状看有:“贫困型、温饱型、富豪型”,问题研究也好、课题研究也罢,可能各自的关注点是不一样的。“温饱型”以下的可能更为关注“机制解决”,“温饱型”以上的可能更为关注“内涵发展、行业引领”,而机制解决更取决于整个业内形成声势浩大的共同呼吁,使决策者回头遵循“以人为本的法治文化”。这是课题研究的“副产品”,但也许更易解决机制性问题;另一方面,解决了生存机制问题的基地,必然对发展瓶颈、未来规划、功能拓展、队伍提升及合作创新等方面产生浓厚兴趣,值得提出的是,这些兴趣更多基于基地发展的内在“功利心”,需要跳到更高点稍作调整——如果基于“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一切为了人的发展,则一切——研究也好、实践也好、实验也罢,都和谐了。毕竟,我们现在关注更多的是“呼应国家和个体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素养”——核心素养这个热词!所有的实践都是一种成长感受,不是靠简单的说教就能获取的,这是基地存在,“研学旅行”的核心意义,是真正的“以人为本”。
 
(四)课题选题要以小啄大,切中实际
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课程研究中心王先佳:问题,课题?有研究价值的问题即课题。课题不是一个问题,是一类问题。选题最好切中基地实际困难所在,哪怕是个小课题,能解决实际问题的研究才能提升自身发展,正如沈老师所讲要掘井而非广挖坑。目前有些选题非一所基地能研究得出来的,选题了等于没选。像基地不同领域课程在教学过程中的指导策略研究,这类具有实际意义的课题却鲜人问津。基地课程如何上,其实是个实在的课题。核心素养和课程开发是两个大圈圈。今晚做好“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开发”的“小”,研讨的意义就有了。
 
(五)理清基地自身的作用与价值,从终点倒推起点
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课程研究中心李克端:课题研究如何选题问题,是课题研究的第一步,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不夸张的说选对了题课题研究成功了一半。一方面,问题是课题构成的主要因素,是课题的前身,提出问题就是课题研究的开始;另一方面,课题来源于问题,课题中含有科研性的问题,研究课题就是对问题作出科学的判断和回答。开展课题研究往往会经历这样一个历程:没有问题——产生问题——提出很多问题——选择有价值的问题——形成小课题——组织实施——解决问题——产生新的问题。如果选择核心素养做为选题方向,做全太难,也难以做全,核心素养体系本身就是林崇德教授的课题成果。实践基地所做的本身与核心素养体系价值目标都比较吻合,所以基于核心素养的研究对基地来说是伪命题,提不出问题,选择不出有价值的问题。如果一定要与核心素养体系发生关联,不妨从核心素养体系中的某一点入手,比如三峡移民课程在促进学生人文情怀关键能力养成的作用研究,或者建立引导学生重视科技素养关键能力的系列课程研究,等等,从课程出发,落脚在核心素养体系中的某个关键能力,可以选择出有价值的问题,然后形成课题。              
        课题中的问题应是需要探究的有价值的且具有可检验性。课题是专业性的、有价值的、需要探究的问题。教书育人的每个环节,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专业性问题。做科研是有目的的,它要追求某种价值的实现。科研有没有价值,和研究的问题是否有价值分不开,所研究的问题要具有可检验性。也就是说,它应具有利用收集资料回答问题的可能性。郭教授对于课题研究有一个非常好的建议,就是大家在做选题时先考虑好课题研究的成果,预设成果,问题可检验,这是做好我们课题的保障,大家选的题目不妨从这两点多思考一下。
        邓校长提到的两个方向都非常好,基地对学生的作用与基地自身的发展,找到好的切入点会形成非常好的课题。事实上基地在基础教育体系中的作用问题一直比较模糊,学生在实践基地获得的帮助究竟是什么也一直没说清,单纯表述为感动、体验、收获多是感性表达。如果能系统地研究一下实践基地课程对学生的作用或者设置什么样的课程对学生能力发展更有帮助,帮助到什么程度,学生综合素质的变化与学科成绩相关性的分析等等,把基地的作用与价值做理性表达,基地的发展方向也就一定程度上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