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实践教育分会平台
基地风采

常州基地戴锁庆:十二年,在实践中水到渠成

文章来源:“实践基地课程平台”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8-08-21 浏览次数:2034

戴锁庆

江苏省常州市金坛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主任 

2006年至今,江苏省常州市金坛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以下简称“常州基地”)的课程发展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一切离不开一个人,他就是江苏省常州市金坛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主任戴锁庆,担任基地校长十余载,戴锁庆主任主导并见证了基地课程建设的变迁,现如今,戴主任的脚步仍未停歇,他表示:“我们在思考常州基地更为清晰、长远的定位,常州基地今天以花山为中心,未来是常州整个大的基地或者营地教育的主题,让常州基地的课程拥有灵魂。” 

 

▲戴锁庆主任讲述课程理念

从2006年至今,常州基地的课程发展经历了不同的阶段:2006-2012年,是最早的零散的课程、应急性课程;2012-2016年,通过合作课程开发有了LSTS课程;2016-2017年,在课程实践基础上进行落地,变为职业体验、项目实践、研学旅行三个领域;到2018年,以生命为主题的大教育概念雏形初现。

“双轮”课程

2006-2012年,当时基地在好的社会政策下依然束手无策,为什么?没有师资,更没有课程。怎么办?当时没有课程概念,更没有按照课程的要求去开展活动,只能归结为做了一些零散的、应急性的活动。

那么资源在哪儿?我把它比作“双轮”,一个是中心内的,一个是中心外的,有什么用什么,外面有什么拿什么,只要能为孩子服务,于是就有了当时的竹筏求生、植树、菌菇种植、刻纸、编织、火场逃生等活动方式和活动内容。那时也做了一些培训,利用闲暇时间请老师来指导或外出听课。

 

“大风车”课程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2012年,特别是申请到了国家示范性综合实践基地的专项资金后,通过合作课程开发有了LSTS课程,我也叫做“大风车”课程,划分生命实践、科技实践、技术实践、社会实践四大课程领域。

这个阶段,有了课程理念,用课程理念指导活动、组织活动、设计方案,从自发的状态走到了自觉的状态,也就是说按规矩出牌,有了章法。这个阶段的培训,我们邀请了专家组进行指导,通过系统化的规范文件,对内部培训有了计划安排。同时,我们也积极把基地和学校放在一起,与学校紧密联合。

 

“三足鼎立”课程

2016-2017年这个阶段,我们发现在选课的过程中,选艺术类和科技类的孩子特别多,生命类的特别少。在生活过程中,孩子们缺陷很多,吃饭有问题,走路有问题,睡觉有问题。那怎么办?于是我们把相应的内容也纳入课程体系,形成职业体验、项目实践、研学旅行“三足鼎立”课程体系。

陶行知先生说,社会即学校,生活即教育,那么我们就让它在常州基地落地。所以,基地有了门卫课程,开拓了研学旅行,有了传统观念下不是老师的“老师”。学生做小小收银员,做质检,学会看生产日期、保质期,这个时候的我们变得更有情怀。

这个阶段,我们每月每周都有培训计划,制订活动方案,包括各个项目的实施过程、活动方式,尽量能够反映学生的感受,通过学生的反映来了解活动开展的质量。同时借助课题研究这个抓手对老师进行培训。评价部分,有带队学校对我们的评价,老师和老师之间的互助评价,还有保障人员、家长的评价。

  

“生命”大教育概念

 

教育,让人有了价值和尊严,让我们的生活有了意义。经过了两年的试点和摸索,我们最后形成了以生命教育为核心,以快乐生活和幸福成长为模块,以七个项目、若干个活动组成的课程体系的构想。

我们把基地教育比喻为一朵花,既然是花,就要盛开;把基地教育活动比喻为树,既然是树,就要成长,这也符合孩子的特点,因为孩子就是花,孩子就是树,需要绽放,也需要成长,这样基地的课程便有了灵魂。

目前,我们正在做落地的东西,让它有枝干、经络、叶子,让常州基地课程体系变得更丰满。我一直在想,常州基地有什么?常州基地想做什么?只有定位准了,我们才能行动,都说走在路上,关键要看走在什么样的路上。十二年的历程有了这样一些收获,我们所谓的顶层设计,不是来源于上层的空洞思想,一定是在默默无闻的实践中水到渠成的概念。做多了,也就想多了。